中国商环
Shang Ring

改变了传统的男性包皮环切手术概念


一种更加安全、有效和可接受的男性包皮环切器械和手术方法


欢迎您访问中国商环信息网站!
www.ShangRing.c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Obstacles Slow an Easy Way to Prevent HIV in Men
多种障碍使男性预防HIV感染的一个简单方法减速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26, 2011
《纽约时报》2011年9月26日

Obstacles Slow an Easy Way to Prevent H.I.V. in Men
多种障碍使男性预防HIV感染的一个简单方法减速

By PAM BELLUCK

Published: September 26, 2011

部落仪式:津巴布韦南部的一个传统包皮环切仪式
摄影:Karin Hatzold
部落仪式----津巴布韦南部的一个传统包皮环切仪式



在非洲预防艾滋病毒最有前途而且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正在以比国际卫生机构的建议要慢得多的速度实施。

自2007年以来卫生机构一直敦促包皮环切,它能降低男性HIV感染风险60%以上。他们的目标是到2015年在14个非洲国家给超过2000万的男性提供包皮环切, 也就是80%的15~49岁的年轻人。

但是,最近的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只有约60万人,低于3%的比例,接受了包皮环切。在南非,HIV大流行最严重的中心地区,有560万HIV阳性者,已经完成了约14.5万例包皮环切手术,而目标是430万。

“显然,我们无法接近我们需要到达的目标”, 世界卫生组织HIV预防资深顾问Kim Dickson博士说。

资助包皮环切项目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HIV与结核项目主任Stefano Bertozzi博士更是直言。

“我们有愿意接受包皮环切的男性,但是我们没有能够调动可以使他们获得包皮环切的资源- 需求一直存在,这个问题真的是不可原谅的,”他说。“这对于男性相当于有效率60%的疫苗。这是我在非洲第一优先的工作。这很显然是我们可以采用的,为在不久的将来极大地改变HIV感染进程的最具有成本效益的干预。”

美国官员说,80%的目标将耗资约20亿美元,但将为预防400万例HIV感染及其终身治疗费用而节省165亿美元。

有些国家,特别是肯尼亚和坦桑尼亚,正在大踏步前进。专家们看到,在津巴布韦、卢旺达、南非和其他地方已经启动了有前途的包皮环切项目。专家们还希望,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塑料器械,将加快在卫生工作者稀缺的大陆的应用。它们允许在缺少医生的情况下能进行更简便和更快的包皮环切。

但是,各种障碍已经放缓了在许多国家的大规模包皮环切运动:缺乏来自政府和传统领袖的政治或后勤支持;文化上的误解;在一些地方要求医生,而不是护士或医师助理,才能实施包皮环切。

总统艾滋病救济紧急计划(PEPFAR)包皮环切工作组主席、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流行病学家Jason Reed博士说:“尽管人们没有说这很难做到 - 他们不想那样说,是因为它是这样一个重要的干预 - 这是真的,真的很难把这个做到规模。专家们希望迅速增加包皮环切率,因为强大而直接的好处是,切除更容易窝藏病毒并转移病毒到血液的包皮。包皮环切也具有超过药物甚至潜在疫苗的优势。

“就药物而言,你必须让人们口服药丸,”这可能会引起副作用,或需要增加剂量。帮助设计了肯尼亚的包皮环切项目的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大学流行病学家Robert Bailey说,“即使我们有了疫苗,我们可能还需要一次加强免疫。而包皮环切,你并不需要做第二次。”

时间是至关重要的。每5例或6例包皮环切可预防1例HIV感染。他说,“浪费掉的每一天都在让我们付出代价。”

专家们还说,接受包皮环切的男子往往同意进行HIV测试和有关安全性行为的辅导,帮助进一步保护性伴侣。

肯尼亚走在最前沿,进行了大约33万例包皮环切,这是政府目标的1/3,这个包皮环切数量超过了国际卫生机构的目标。“每个月我们都在切包皮,”Bailey博士说。“这些包皮像雪片在飞。”

花了几个月时间才从罗族领袖那里获得了支持。不像肯尼亚的许多其他民族,罗族人没有包皮环切的传统。但是,总理Raila Odinga(罗族)公开鼓励包皮环切,“真正打开了闸门,”Bailey博士说。肯尼亚还有其他优势:当地卫生机构介入这个项目很深,在那里,护士和医师助理,以及被称做临床官员的,都可以实施包皮环切手术。

肯尼亚还在利用不需要医院的高容量策略。经常在度假周进行的人群包皮环切活动期间,实施了数以万计的包皮环切术。流动的工作队服务到学校、社会会堂和足球场,甚至航行在维多利亚湖岛屿的船只上。

坦桑尼亚已进行了类似的项目。如同在肯尼亚,许多坦桑尼亚人已经接受了包皮环切,协助坦桑尼亚项目的一个叫Jhpiego组织的HIV专家Kelly Curran说,“所以你真的只需要把重点放在某些地区。”到目前为止,在政府的240万包皮环切目标中,已经完成11万包皮环切,许多是在伊林加(Iringa)地区,那里的包皮环切率较低,HIV感染率高并非偶然。

专家们说,南非、赞比亚、津巴布韦和其他国家都面临着更艰巨的问题,其中包括期望由医生来实施包皮环切。

在南非,妇女团体担心,包皮环切将可能鼓励男人停止使用安全套,把妇女推向HIV和其他性传播疾病的风险中。Dickson博士补充说,到目前为止,包皮环切的男性看上去可能喜欢使用安全套。

南非可能走出谷底。在奥兰治农场,一个主要的包皮环切研究现场,许多男人正在接受包皮环切,他们的感染风险显著下降了76%。那里的研究人员开创一个近似流水作业的方法,护士执行包皮环切手术前和手术后的操作,这样医生就能像扫地一样地快速实施每个包皮环切手术。

南非总统Jacob Zuma和最大的族群祖鲁王Goodwill Zwielithini已成为包皮环切的倡导者。国家已经承诺了3300万美元的经费用于这个项目。

相比之下,乌干达总统Yoweri Museveni最近说,包皮环切还没有科学证明可以预防HIV,只有婚前禁欲和一夫一妻制的婚姻才能确保预防HIV。在乌干达,有420万包皮环切的需求,仅有9000人已经接受了包皮环切手术。

“虽然你得到了卫生部的支持,但是得罪总统让卫生部感到很不舒服,”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的一名资深生物医学预防顾问Emmanuel Njeuhmeli博士说。

在一些国家,医学的包皮环切运动遇到了文化上的障碍。包皮环切的男性是淫乱的谣言已经蔓延。包皮环切的定义在实施它的不同种族群体之间有差异。在乌干达,Bailey博士说,传统包皮环切可能是“极端,切除远离阴茎体的皮肤”,造成愈合问题,有时切割或死亡。

在马拉维,包皮环切可能只是象征性的刻痕,“不是真正地切除包皮,所以有迹象显示,很多男性说是接受了包皮环切,而实际上并非如此,”Njeuhmeli博士说。

在津巴布韦,实施传统包皮环切的一些群体,现在让医生来实施手术,避免了感染和畸形。在津巴布韦和其他国家从事包皮环切工作的非营利性组织PSI官员Karin Hatzold博士说:“我们必须得到他们的信任,”这个组织派送医生到丛林中的包皮环切仪式营地,在那里他们在帐篷里的实施包皮环切。

研究人员说,非洲男子往往要包皮环切,不仅仅是因为预防HIV,而是因为一些人相信它会让性生活更好。

包皮环切运动也做广告来吸引男人。津巴布韦的项目挨家挨户地做,并且做到了学校,Hatzold博士说。它还播放有关包皮环切的宣传,并招募了津巴布韦流行雷鬼歌星Winky D来演唱,“现在最时髦的事情就是去把包皮切掉”这样的小调。

一些专家还希望包皮环切器械,例如Shang Ring中国商环),将获得批准,来加速包皮环切。这个器械由两个塑料环组成,放置在阴茎上并且需要戴环一个星期后拆除。 Bertozzi博士说,它们通过挤压切断包皮的血液供应,并且无需缝合伤口就能愈合。

Bailey博士说,他担心会发生男人不回来拆除塑料环的情况,或者这些器械的供应不能满足需要。【译者注:Quentin Awori, Mark A. Barone, Philip S. Li等最近报道的研究结果表明,在成年男性包皮环切后更晚的时候去环,并不延长完全愈合的时间。而且,如果男子不能在约定的时间返回门诊去环也没有严重的后果。参阅:中国商环成人男性包皮环切:术后3个不同时间间隔愈合情况的评估

不过,国务院全球AIDS协调员办公室的Caroline Ryan博士说:“被推荐的器械将成为包皮环切手术方法的改变者。”

来源:《纽约时报》2011-9-26健康专栏 http://www.nytimes.com/2011/09/27/health/27circumcision.html?_r=1&pagewanted=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主 页 | 文献下载 | 相关新闻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Shang RingTM 和 商环TM芜湖圣大医疗器械技术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

网站设计与维护:南京埃利希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18658号